顾辞那大大咧咧的状态又回来了,他不怕钟阎找他麻烦,他只怕自己让刘遇舟难过时没人能够在意刘遇舟的难过,现在有人替刘遇舟不平,他高兴。

    “不跑,老婆这么好,谁跑谁冤大头”

    他还要再继续说,刘遇舟连忙打断施法:“行了行了,整天腻腻歪歪”

    顾辞说:“未婚夫夫,腻歪不了还?”

    又来了。

    他那谜之喜欢秀恩爱的未婚夫。

    萧柯此时也注意到了两人牵着的手:

    “哇,是戒指!”

    趁着红绿灯的功夫,钟阎看了一眼后视镜,轻笑着说:“定下来了?”

    他们能够幸福,钟阎是打心里高兴的,如若说这个世界上还有对他好的人或者他在意的亲人,仅仅是外公和刘遇舟两人了。

    说到这,刘遇舟也忍不住脸上挂笑:“这我们要还不定下来,说不过去吧”

    萧柯笑着祝福他们:“提前祝你们新婚快乐”

    哪有这么早就祝新婚快乐的,订婚都还没有的事。

    车内的气氛很好,居然在早春的凉意中泛起暖潮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谢谢,到时候在婚礼上,小萧总要不要给我们当花童?”顾辞玩笑道。

    可没成想萧柯却是思考了片刻又认真发问:“我都成年了,还怎么当花童?”

    这可爱劲儿,把钟阎这个万年大面瘫都逗乐了。

    刘遇舟含笑问他:“你好像很遗憾?”

    钟阎毫不留情地证实了他的想法:“把好像去掉,他就是很遗憾”

    萧柯双颊微微发红:“我没有!”

    一路上,小孩被他们逗得差点炸了毛。

    下车后,钟阎又接着哄了半个小时那鼓鼓囊囊的腮帮子才被捏下去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说:

    今天生日,请大家磕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