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儿臣以为,忠勇侯上了年纪,该容养了,或者去巡抚江南也未尝不可。”

    赵晖微微点点头。

    赵诚说完,然后还是有些难过,说:“但我还是希望陛下安养,陛下该见一见大周的中兴,见一见内无忧患,外敌被驱逐。”

    赵晖微微笑起来,但像是倦极了,喃喃自语:“当年,皇兄也是这么说的,这大约就是天命不可违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闭着眼再没说话。

    赵诚退出来,出了寝殿见皇后娘娘和安成公主坐在偏殿低泣。

    他恭敬行礼:“儿臣见过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苏皇后面色哀伤,看着他见他面露哀色,安慰说:“你陪你姐姐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赵诚领着安成回了东宫。

    安成看起来很不好,赵诚对安成全都是因为阿姐疼爱安成。

    “阿姐在西郊别院安养,你要不要去看看阿姐,我在宫中守着。”

    安成红着眼睛仰头问:“做太子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赵诚认真想了想:“说实话,其实没什么感觉。”

    安成:“这个位置就像是吃人的怪兽,让我失去了我的弟弟和我的父皇。”

    赵诚说:“阿姐的孩子满月了,你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安成惊愕看着他,惊讶问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赵诚没有回答,只是说:“阿姐年幼时,父王病逝,等到八岁母妃生我时去世。她被送往江南,十几年来辗转两地。我希望你能像阿姐一样,一直往前看,去看看阿姐的孩子吧。”

    安成果真听话,第二日出城去了西郊别院,安成走后,宫门关闭。

    陛下开始召见内阁和六部官员,宫中祭祀都停止了,赵诚在养性殿侍疾,陛下在腊月二十九除夕那夜醒来,他看着康亲王,呢喃:“朕好像听到了爆竹声……”

    康亲王听得心酸,他已经送别了先帝,没想到他又要送别当今陛下。

    赵晖最后按照赵诚说的,定下辅政大臣,康亲王、裴荀、起复马廷庸。裴岘任步军都统衙门总督,赵善易提领京畿三营兵马。

    储君有这些人护卫,可安定登基。

    之后见了廉亲王,廉亲王是少有的豁达性情,但依旧跪在一边,心里只有叹息。

    其他十几位勋贵朝臣们低声问询,有些眼红。

    赵晖大约是知道自己大限已至,最后一字一句嘱咐康亲王,母后年事已高,接连送走先帝与朕,朕担心她承受不住,就让母后迁居西苑安养吧。朕受命于先帝,然未能有所建树,愧对祖宗,今日还政于嫡支,望太子能继承文敬皇兄遗志……”

    他最后还是松口‘还政于嫡支’。将自己这一脉放下了。

    这是他最后为太子善后,将周太后圈居在西苑,此时君权大于孝道。非常之时,非常之事。

    赵诚跪在榻前给他恭敬叩首:“儿臣谢陛下。儿臣次子承陛下香火……”

    赵晖看着他微微点头,仿佛真的放下了。

    养性殿内的臣工们都面面相觑,大约是没想到陛下会有这道旨意。

    建元十六年春,陛下驾崩,康亲王辅政,廉亲王协理。

    裴荀进宫,入内阁参议朝政,辅佐储君登基。

    宫中禁严,延嘉殿被围,只许进不许出。

    正月初八,裴岘应召回京,接手步军都统衙门。守卫上京城。

    赵善易领兵城外接手京畿三营兵马,护卫京畿安定。

    正月十五陛下停灵辅仁殿,百官哭灵,太子守灵。

    二月下旬,康亲王宣读陛下驾崩前遗旨,恐太后娘娘伤身,迁太后娘娘于西苑安养。

    三月太后生辰前,周太后移居西苑,五月赵诚于辅仁殿登基。

    赵幼澄于三月末回城,赵诚亲自出迎,接婉淳公主居于宫中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说:

    正文完结